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足协领导不知道呢?”

日期:2019-05-24 18:23

  同上一次投资人揭竿而起相比,经过一段时间的沉寂,投资人显得更加理智,在进一步向中国足协提出自己的方案之前,他们请来了内外各个方面的专家,为中国足球改革出谋划策。这是一个智力时代,聪明的投资人当然知道这其中的奥妙,所以,他们才会不惜重金掀起了一场“脑力风暴”。

  “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团结,所有关心中国足球的人要团结一心,把中国足球搞上去。”11月20日21:45,徐明坐在沙发上,铿锵有力地对在坐的记者说。

  为了深化中国足球改革,投资人自上次在广州长隆酒店召开了投资人第二次会议后,以徐明为代表的中超投资人再次召开联席会议。按照张海的话就是:“我一直非常清楚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这次会议主要是做理论准备。”由于张海控股的深圳健力宝一只脚已经踏出足球圈,所以张海的身份在会议中显得比较抢眼,当有记者问到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我已经为中国足球花了这么多钱,怎么说也有资格参加这个会议。”

  “现在投资中国足球我不但得不到任何回报,还会不停地往里扔钱,因为这是一个无底洞。如果能够规范起来,我想应该有一个美好的前景。不过,作为一个球迷,我想如果国家队的成绩好我得到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回报。”

  同样的问题,徐明的看法和张海出奇的一致:“我们永远不会退出中国足球,我们投资足球就是为了更好地发展足球,至于回报,暂时没有考虑过。最大的希望就是建立一种公平的体制。”

  新闻发布会最后,有记者追问徐明:“如果改革失败,将会怎样?会不会同其他俱乐部一起退出。”徐明说:“我是第一个声援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的,当时我就说过,如果国安退出我就希望广大记者朋友帮我安排大连实德队的球员,所以大家不要怀疑我。但是,我还要强调,我们永远不会退出中国足球,我们只是退出假、赌、黑的足球,而不是中国足球,就是作为中国球迷我也会为中国足球呐喊。”

  21点10分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下段时间投资人工作方案,并在会上发表声明,准备向中国足协提交《关于中超改革小组成员构成及表决程序的提案》、《关于撤销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委员会常务委员会设置的提案》两项提案。同时,还将向国家体育总局提交《关于中超改革小组成员构成及表决程序的提案》。

  因为在此之前,投资人同各方面专家进行了长时间的交流,以及一天的集中学习讨论。安博电竞这种举措使投资人方面提交的决议更加客观以及具有权威性。中国足协无论是否接纳,有一点不可否认,投资人的功课做得更加充分。按照实德内部人士的说法,他们为了这次研讨会花费了将近100万元,代价不可谓不高。

  “我们提的都是建设性意见,不再挑毛病了。”徐明在开会的时候对记者们说,尽管他多少有些不遵守“课堂纪律”,但他的话不无道理。一整天的研讨会中,与会专家主要把谈话的焦点集中到炮轰足协这个层面上,讨论最多的问题就是如何改革中国足球现行并不规范的体制以及如何利用西方足球发达国家的先进经验创建中国足球的职业足球联赛。

  德勤体育经济组主管的罗伯特·艾尔斯通接受记者专访时明确表示:“我对于中国足球目前的状况也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法,投资人方面需要进一步和中国足协沟通,中国足球的问题太复杂了。”

  11月20日的研讨会不但为中国足球投资人以及与会的广大记者们恶补了一堂足球产业入门课程,使投资人方面提交的提案更具有权威性以外,还有一个最大的作用就是创造了一个良好的舆论氛围。

  实际上,无论投资人方面想借助这两次研讨会达到什么目的,这个会议对于参加会议的人都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北京国安俱乐部副董事长张路对记者说:“这次研讨会确实让人受启发。”

  对于这样一个学习机会,中国足协居然没有人参加,这个举措使投资人非常失望。当晚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罗宁对实德工作人员说:“足协方面说没有受到邀请,你们到底送到了吗?”“送到了,我们发了传真,号码没有错。”罗宁接着说:“下一次要送过去,这种事情怎么能让足协领导不知道呢?”

  按照投资人的话,他们出钱请来专家大家一起研讨中国足球改革的出路,并且还邀请中国足协参加,这个行为本身是一个进步的信号,但是中国足协却没有派人过来,个中原由不得而知了。

  无论如何,拒绝一次学习机会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不接受先进事物的一个表现。对于一个不愿意学习的机构,人们能够看到多少希望呢?

  尽管投资人举办的这次研讨会足协没有派人来,但也没有发来禁止令。“我想足协尽管没有派人来,但是他们还是会以各种渠道了解的。而且,他们没有像以往那样给我们发来禁止开会的命令,这也算是我们沟通的一个成果吧!”罗宁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自从投资人举起改革大旗以来,一直有一种声音:“他们是同中国足协对着干,所以足协一直不愿意低下高贵的头。”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至少投资人始终表示:“我们一直强调,中国足球改革要在中国足协领导之下。”从一开始的沟通不畅,到现在足协不表态,似乎可以预示着投资人和中国足协有一个更美好的明天。

  如果说上午是一个投资人和专家之间的研讨会,那么下午更像一堂大课。从下午两点一直到晚上7点,先后有4个老师传道授业。除了负责文字直播的记者一直专心打字以外,大部分记者处于一种昏昏欲睡的状态。偶尔抬头看见相熟的记者,两个人只能对视一笑,然后继续听课。老总们尽管事业有成,但是听课的表现也不见得有多好,张海经常在课堂上进进出出,徐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在座位上,张曙光困得不成了索性趴在桌子上小睡了一会儿。倒是其他俱乐部的老总一直专心听讲,但效率有多大一时间不好判断。

  戴大洪:中国足球坏就坏在“聪明”太多智慧太少(2004/11/22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