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平台我对这个是有信心的

日期:2018-11-07 17:47

  和讯基金消息 2010年12月12日下午,“信诚基金年度金融书籍论坛——2011年宏观经济与政策走向”在北京金融街丽思卡尔顿酒店大宴会厅举行。以下为第二场圆桌论坛实录。

  主持人:谢谢,请贾所长留步,下面我们有请钟伟教授和黄小坚副总经理,现在开始进行我们的讨论环节。刚才钟伟比较悲观,我们贾康老师相对乐观一点点,他们也稍微触及了一些资本市场。我们请黄小坚投资总监,你们认同他们两个谁,尤其针对市场宏观这一块。

  黄小坚:因为接近年底了,各公司,包括我们也在为明年的投资策略在对接。在这种情况下对宏观经济讨论已经很多了,我想不管悲观还是乐观,刚才我也听了钟老师和其他几位学者的差异,我觉得9.3-9.5,或者9.3-9.8。换句话说从我们投资来看我们面临到的明年的经济环境,其实就我们来看有两点比较明朗,第一个就是整个的增长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稳健,或者说偏好。第二个问题就是货币政策在上半年的时候可能会偏紧。在这样一种格局下面其实我们看到的情况就是整个资本市场呈现的格局,第一不会出现大涨,也不会打落,结构性的机会仍然是明年主流的机会。第二个可以看到的情况,其实又回到明年年末结束的时候讨论的问题,就是买低估值的地产,还是买高估值的消费品和电子信息,其实回到这个问题上的时候,如果老讨论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结果,因为到底低多少算低到底了,高多少算高到顶了。应该回到一个更远的问题,就是看推到高估值的原因在什么地方?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在明年找到足够多的持续增长,然后通过增长能够消除这种高估值的企业和行业里面去。现在来看的话我刚才也听到了几位学者的关键。就是中国经济现在未来五到十年里面增长还是确定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行业和公司增长就不是5-10了,现在又处在经济结构转型的里面,在我们依赖固定资产投资里面增长可能更多转移到小行业里了,这些小行业的增长就不是原来传统增长的每年增长20%或者30%,可能更快。我们观察到企业盈利的情况,到今年三季度的时候,在TMT行业,有的行业增长是800%。所以这样观察到情况对我们来说我们不是很悲观,就是从资本市场,从投资的角度。宏观经济还是交给这些经济学家,我想他们理解的比我们更准确。

  主持人:谢谢。我们基金肯定是唱多的,经济学家肯定是唱空的,因为这样的话跟他们整体的定位比较符合,正好跟他们的研究结论也比较一致。下面进入提问环节。

  提问:我来自北京激扬保险投资有限公司,首先恭喜信诚基金成立五周年,你们发展的很快,业绩也做的很好,我作为投资人想问点具体问题。中国基金盘子份额在中国资本市场不知道占多大的份额?再有,就是基金市场比例在未来五到十年大概和资本市场衔接大概还有多大的空间?

  第二个问题,欧美发达国家它们基金发展比较快,发展也比较早,咱们中国基金发展比较晚一些,因为咱们中国基金现在发展的程度大概与它们相比在一个什么空间位置上?还有一个是大概相比这个空间这个时间段大概在这个时间段赶上它们现在这个阶段大概还需要多长时间?谢谢。

  黄小坚:中国的资本市场还有多大的发展空间?我想其实这个从资本化率基本上还是能够得到一定的启发。现在的资本化率整个中国还不是很高。另外一个就是说在基金在未来市场中占的比重,现在来看基金在市场比重也就是10%几,在发达国家远远不是10%几,所以从这样一个格局来看的话,我觉得从资产管理角度来看就是这个行业里面我觉得就是说现在是刚刚进入成长期的初期,就是原来前期,比如说我们在前期在07年以前其实它还是启蒙期,现在刚刚进入成长期的初期,所以我想这个行业的发展空间还是非常的大。

  第二个问题,现在来看的话中国现在观察一个产业发展的速度可能不是用一个简单的,比如说别人发展多少年我们就用多少年,我们可以用比较短的时间,这个就是后发优势,我们有可能赶超的。还有就是我们与发达国家有多大差距?从投资理念我们其实应该跟国际上完全接轨了,但是在产品的设计上面,在金融品种的丰富上面,我们还是有些差距的,再反过来其实看到了我们未来有更大的空间。

  主持人:谢谢,黄总还是左右都摆平了。我们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请这位先生。

  提问:前面钟教授提到CPI可能是前高后低,我想问一下今年的冬天天气比较冷,就是天气保护因素对CPI的影响?

  钟伟:如果回顾一下过去二十年,除了1995年中国粮食供不应求,大量进口了2450万吨粮之外,其他各年份中国的粮食产量都是供大于求,所以中国粮食生产自求平衡没有问题,粮食连续六年丰收是一个现实。

  第二,为什么在粮食丰收,我们食物非常丰富的情况下粮食还会涨价?原因在于经济学家很少到田间地头去。过去粮食生产是劳动密集型行业,也就是说当时的粮食生产农民投入的体力劳动是非常大的,要剥削农民就使得农民的种粮的体力劳动不之前,新世纪002280股吧)以来到现在的十年,农民的种粮不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我个人认为应该是资金密集型行业,农业生产在各个环节从种子、化肥、农药、灌溉、收割、晒干、销售,各个环节的服务都是外包的,在这个过程当中举个例子,如果农药、化肥、燃料油等等涨价了,我们产品就会涨价。所以目前农产品涨价我认为是成本推动型涨价,跟供求关系不太大。如果我们尊重中国的农民,那也就意味着中国政府目前,第一粮食采购价格比90年之前要弱的多,90年之前压低粮食采购价就意味着农民劳动不之前。如果现在压低粮食采购价就意味着农民会亏损。

  第三点,中国政府和其他国家不一样,它具有强大的价格补偿能力,从粮食的生产环节到粮食的流通环节,到粮食进入超市之后卖给百姓的销售环节都有非常强的价格补贴能力,而且有价格平抑的措施。只要政府愿意让利,那么粮食的价格稳定,通过政府的补贴消耗一部分粮食上涨的能力,所以我对政府的能力非常有信心,而且是具备的。

  最后,中国政府最强的能力就是与通货膨胀做斗争,而且往往取得成功。所以我个人总体上认为政府对于结构性通货膨胀调控能力是具备的,我对这个是有信心的。

  贾康:你所说的气侯因素,如果把别的放在一边,只说气侯因素的话,我认为这一年的气侯影响已经锁定了,它再影响是下一年的事情。前面的特征就是看到的旱灾,后来就是钟教授所说的到了夏季以后,看起来雨水比较多,虽然在某些地方有洪灾,但是总体来说我们秋粮是大丰收,夏粮只占整个中国粮食收成的四分之一。四分之三的部分大丰收就托起了中国经济一个令人鼓舞的大丰收年,这样的一个情况已经锁定,粮食已经收下来了,所以以后说气侯再影响,我们得观察下一年的走势,它对于我们现在意味着这一轮的由于食品价格相关的粮食价格的CPI的影响的这个事情,前面这个因素大致就是既成的了。

  主持人:谢谢,我们发现这两位老师同时还是农业专家。下面我请三位用一个字回答,第一个,你们认为在2011年甚至以后中国是不是应该容忍更高的通货膨胀率,比如4%-5%甚至更高,只回来是或否?

  贾康:我最担心的是在成长性能够支撑相当长一段时间发展的同时,中国秉持公平正义的力量崩塌。

  黄小坚:2011年我想总体上面还是会比较平稳向上,所以我想应该不会太悲观。

  钟伟:过去二十年政府不缺乏改革的勇气,民众有改革的凝聚力,希望在未来的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中国政府珍惜对自己改革的勇气,希望民众仍然对改革拥有强大的凝聚力。

  贾康:从全局来说有这么一个问题,我个人强烈的主张,安博电竞从现在所谓热议的中国模式这个角度回归到更符合实际的中国道路必须解决的中国抉择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