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爱泼斯坦被捕、自缢而亡

日期:2019-11-02 06:14

  原标题:MIT知名AI学者辞职!涉性丑闻富豪百万捐款,美国学术圈“地下交易”浮出水面

  对于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捐款,伊藤穰一和实验室内部员工曾在和其沟通资金使用问题及登记捐款时,一律将其标记为“匿名”。

  近日,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主任伊藤穰一(Joi Ito)突然宣布辞去MIT媒体实验室主任,以及学院教授和雇员等所有职务。

  伊藤穰一曾投资过 Twitter、Kickstarter 等著名创业公司,担任索尼、《纽约时报》的董事会成员,还曾被国内媒体曾称他为 “日本马云”。

  伊藤穰一的辞职与不久前爱泼斯坦此前性交易事件不无关系。辞职前,也就是8月15日,伊藤穰一曾发表了一封道歉信,称自己于一次商业会议上结识爱泼斯坦,两人仅停留在认识层面,并未深入了解其人,而且对其犯下的“控制性交易黑产”更是从未听说。

  据《纽约客》最新披露,MIT媒体实验室对爱泼斯坦多年从事未成年非法性交易的犯罪行为早已了解。

  同时,MIT媒体实验室在已知爱泼斯坦被列入麻省理工学院官方捐赠数据库中的“黑名单”中依旧与其暗中勾结,对媒体隐瞒了与其商业交往的事实。

  据麻省理工学院相关数据显示,过去二十年里共收到爱泼斯坦学术捐款80万美元。对此,伊藤穰一的说法是,除了他承认的爱波斯坦捐给实验室的52.5 万美元之外,他还接受过120万美元资金用于其个人名下的投资。

  自2008年,爱泼斯坦对法院坦白了自己参与嫖娼及胁迫未成年女孩提供性服务时,官方就命令其不再具有捐赠者资格。

  但伊藤穰一暗箱操作的手法极其娴熟,近几年费尽心思掩盖与爱泼斯坦的商业往来,他表面上和他人一样对他避之不及,甚至大呼爱泼斯坦为“伏地魔”(Voldemort本意指“飞离死亡”,后翻译成“伏地魔”)意味着爱泼斯坦和其犯下的罪行一样,永生不死,恐怖程度令人发指。

  但背地里,却继续与爱泼斯坦进行不间断的商业通信,并接受来自其大量的捐款。

  在捐款者名录上,伊藤穰一和实验室内部员工不择手段,将“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的名字只以其首字母出现,沟通资金使用问题及登记捐款时,一律将其标记为“匿名”。

  伊藤通过这种标记匿名的方式,避免了媒体、学校等公众披露他们接受爱泼斯坦的捐助信息。

  虽然此次伊藤穰一辞职同时也做出承诺,会将爱泼斯坦捐赠的全部资金用于支持性交易受害者的非营利组织。

  但社会外界对于伊藤穰一初次的回复显然并不满意,表明其已被金钱所驱使,极力想撇清与爱泼斯坦的商业关系,隐瞒不为人知的过去。

  这位在美国政界、商界、科研界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人不仅是美国名流圈里的“恋童癖”,还是亿万富豪的科研投资者。

  爱泼斯坦拥有着全纽约最大的私人豪宅——久层府邸、占地50,000平方英尺(4,600平方米)、价值约4亿人民币,这曾是伯奇维森雷诺克斯学校的所在地。

  准确地讲,这座豪宅更像是一座“色情博物馆”,里面装饰着数不胜数的色情艺术品和女人的裸照(包括未成年女孩),性变态的爱泼斯坦还特别定制了一个员工只穿内衣样子的棋盘、屋顶挂满了“性玩偶”,墙上还有许多与上流社会名人的合影:比尔·克林顿、沙特王子萨勒曼等。

  曼哈顿的府邸、安博电竞巴黎的公寓、新墨西哥的牧场、被称为“小圣詹姆斯岛”的私人岛屿以及他的山顶别墅、公馆等,爱泼斯坦的“亿万富豪”来的名副其实。但这些却是花季少女的“噩梦”。

  2005年,佛罗里达州棕榈滩警察局接到报案,称14岁的花季少女被爱泼斯坦以“按摩治疗师”每小时300美元的工作为由带至其豪宅,全身一丝不挂,离开时仅穿着一件内衣,胁迫其进行性行为。

  据悉,有权贵常出入其府邸,爱泼斯坦安装了微孔摄像头,以便于对受害者进行威胁、对他人进行敲诈勒索。2015年,出入爱泼斯坦豪宅的其中一位“常客”是英国的安德鲁王子。

  爱泼斯坦除了自己“风流的业余生活”,他还热衷于为科研机构捐款。他每年固定会像科研圈捐赠高达2000万美元,其中包括哈佛大学、MIT和圣达菲研究。

  而明斯基刚好是MIT人工智能实验室的奠基人,明斯基与爱泼斯坦关系甚是亲密,2002年、2011年明斯基在爱泼斯坦的支持下,曾两次在爱泼斯坦私人岛屿上组织进行AI研讨会。

  据波士顿环球报显示,爱泼斯坦以各种形式及渠道至少为MIT捐赠了超20万美元,并且在2012年出资支持了伊藤穰一的私人公司。

  爱泼斯坦以其“喜好女色”为荣,他的私人飞机——波音727也被人嘲讽为“洛丽塔快车”的称谓。据悉,这架私人飞机安装了一张床,以便于同时和多名女性发生团体性交。

  2015年,其中一名受害人弗吉尼亚·罗伯茨·贾弗尔(Virginia Roberts Giuffre)对爱泼斯坦提起诉讼:15岁时被迫作为爱泼斯坦的“性奴隶”,多年来在其私人飞机上遭受种种,其中还包括英国王室安德鲁王子以及哈佛法学教授艾伦德肖维茨。

  根据“洛丽塔快车”飞行记录显示,美国前总统克林顿搭乘次数达26次。这是一架被誉为“上流社会的洛丽塔”、“移动的性交易7272”。

  据《迈阿密先驱报》在2018年的报道,在2001到2006年在其豪宅内遭到爱泼斯坦猥亵和侵犯的未成年女孩就有至少80个,其中最小的仅14岁。

  当然除了上流社会的名流圈私下与爱泼斯坦有亲密往来,在上述2015年的弗吉尼亚·罗伯茨·贾弗尔案件中,由于FBI(美国联邦调查局)参与对案情的掩盖的隐瞒,以至于FBI最终以安德鲁王子、德肖维茨教授和爱泼斯坦都拒绝承认与罗伯茨发生过性关系为由,罗伯茨与像大多数女孩一样,与爱泼斯坦做了“庭外和解”。

  特朗普增在2002年还欣喜的告诉《纽约杂志》:“爱泼斯坦和我一样都喜欢漂亮的女人,其中大多是小妞”,他曾还称赞爱泼斯坦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如今,随着爱泼斯坦被捕、自缢而亡,那些“天才般的科研任务”都在尽快的与这位“性交易者”撇清关系,因为除了“晦气”之外,爱泼斯坦可能还掌握着大人物们那些见不得光的性癖、吸毒史......

  在多国的政界、商界、娱乐及科技界引起轰动,被称为“爱泼斯坦旧友”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本人在其死后迫切撇开与其一切关系,立即转发了一条Twitter:“爱泼斯坦有克林顿的把柄,现在他死了,我们都知道是谁干的。”

  据悉爱泼斯坦此前利用“未成年少女”也为AI先驱、人工神经网络创始人、图灵奖得主、MIT人工智能实验室创始教授马文·明斯基(Marvin Lee Minsky)提供过性服务。

  该受害人表示当时被爱泼斯坦胁迫与MIT教授马文·明斯基发生性关系,而受害者仅有17岁,明斯基却已古稀。

  在对爱泼斯坦进行尸检时,美国法医协会协会主席乔纳森·阿登(Jonathan L. Arden)表示:“另一处舌骨断裂通常与谋杀性勒死有关,但也不排除自杀的可能”。爱泼斯坦死于曼哈顿监狱的疏忽,死因疑点重重。

  但眼下,爱泼斯坦的离世不论对于受害者还是那些“旧友们”,都是一种好的结果:那些秘密会跟随死亡永远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