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博电竞并非存正在团结控制下的关系合联标题

日期:2019-01-24 02:25

  虽然紫鑫药业否认与几位人参销售大客户存在关联关系,但其最新披露的“无关联关系”的客户又浮现新的疑点。

  曾因财务造假被处罚的紫鑫药业数年后又被质疑再次财务造假,而与前次相同的是,这次被质疑造假的依然是人参业务。

  紫鑫药业被质疑依然是在用此前隐瞒关联交易的老套路进行财务造假。其过去几年的几大客户敦化市华韵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韵工贸)、吉林庆大堂医药有限公司(下称庆大堂医药)、北京正德个人护理用品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正德)、长春市鑫参源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鑫参源)与北京参养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均被质疑与紫鑫药业存在各种关联关系,而其分红情况、现金流、大股东质押等方面也存在着明显与上市公司报表中所呈现的优异的盈利情况所不符的表现。

  对于种种质疑,紫鑫药业10月17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称,除了敦化市华韵工贸为紫鑫药业关联方外,其他几家被质疑的客户与紫鑫药业均不存在关联关系或者利益倾斜关系。

  2014年紫鑫药业销售给华韵工贸1.38亿元,紫鑫药业表示,华韵工贸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康平投资全资子公司与上市公司在2014年发生一笔关联交易,2014年因紫鑫药业存货中含有2011年内购入的名贵野山参,当年审计机构对其存货认定恰当性出具保留意见,为解决此问题而由华韵工贸进行承接,该关联交易审议结果由非关联方表决产生。

  庆大堂医药是紫鑫药业人参业务在2014年-2016年的前五大客户之一,此前质疑点为庆大堂医药股东焦广俪及关联人焦广萍及其父焦自文曾在紫鑫药业担任销售、财务总监等职位,焦自文还持有控股股东康平投资0.11%的股份。

  紫鑫药业则确认,焦广俪(曾用名焦广丽)曾任上市公司前身通化紫金药业、职工代表监事,2002年8月与紫鑫药业解除劳动合同。2012年10月焦广俪通过收购方式持有庆大堂医药49%的股权;焦广萍自2002年5月起至2008年7月曾担任紫鑫药业财务总监,2014年2月与紫鑫药业解除劳动合同。紫鑫药业认为在庆大堂医药与紫鑫药业发生人参交易的2014年与2015年度及至自查公告日,庆大堂医药与紫鑫药业没有关联关系。且焦自文出资只占康平投资注册资本的0.07%,安博电竞未担任康平投资任何职务,对其并无实质控制权。

  北京正德则是紫鑫药业2015年人参业务的第四大客户,紫鑫药业现任董事长郭春林曾是其前股东和监事,目前的股东王艳丽和李国珍,而李国珍担任法人的吉林正德药业有限公司则是此前被证监会查出为紫鑫药业隐瞒关联关系的公司。而王艳丽则曾是紫鑫药业子公司吉林紫鑫敦化医药药材有限公司(下称紫鑫敦化医药)的股东与法定代表人。

  紫鑫药业确认王艳丽曾于2014年5月16日至2017年8月10日期间任紫鑫敦化医药法定代表人,并持有该公司1.00%的股权于2017年退出。王艳丽2018年4月起至今,收购并持有北京正德55%的股权,并担任北京正德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紫鑫药业认为北京正德不是紫鑫药业的关联人,但其并未对李国珍的关联情况进行说明。

  鑫参源是紫鑫药业2014年人参业务排名第四的应收账款方,但鑫参源2013年-2014年的邮箱联系地址与紫鑫药业多家关联公司的邮箱联系地址一致。紫鑫药业称是因为这些公司均为以销售紫鑫产品为主的销售终端,公司为了利于销售和推广人参产品,而要求各公司或经销单位统一售后邮箱所致,并非存在同一控制下的关联关系问题。

  但从紫鑫药业公告中也可看出,上述企业注册资本和其与紫鑫药业的业务往来数额相差悬殊。如庆大堂医药注册资本200万元,其2014年、2015年与紫鑫药业交易金额超过1000万元、北京正德注册资本500万元,其2014年至2016年三年与紫鑫药业交易金额超过4000万元、鑫参源注册资本仅为10万元,而其从2014年至今年上半年与紫鑫药业的交易金额超过1400万元。此外,安博电竞作为紫鑫药业2018年上半年人参产品销售的第二大客户,吉林参工长白山人参专业合作社(吉林参工)半年时间向紫鑫药业采购了1亿元的人参籽,且在当期全部汇款,但工商资料显示,如此财大气粗回款爽快的吉林参工注册资金才50万元。

  虽然紫鑫药业称与吉林参工不存在关联关系,但界面新闻记者查询发现,紫鑫药业董事长郭春林为延边特产实业有限公司董事,而延边特产的股东吉林乾嘉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与吉林参工子公司通化聚丰投资有限公司同为吉林爱宝康养医疗股份有限公司股东。

  医药健康+上市公司,欢迎交流、爆料,微信;rabitini1993添加请注明姓名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