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会买上千万元的手表

日期:2018-11-25 22:11

  包括珠宝、手表、皮具和鞋等品类在内的二手奢侈品交易在全球日益活跃,当下的市场规模接近200亿欧元,并且依然在不断增长,预计将在2022年占到全球奢侈品市场的15%。市场研究公司IFOP的总裁曾指出:“在奢侈品行业的专业人士中,95%的人认为二手市场让产品重获新生,其中60%的人说他们不想错过这项新业务,这也是打击假冒商品的有效方式。”

  比起更成熟的海外二手奢侈品市场,中国拥有着更大的市场潜力。在最新一期的【华丽TALK】,我们邀请到华夏典当行执行董事/二手奢侈品交易平台名见的总经理杨莎莎,以及奢侈品牌包袋猎头、腕表藏家陆林,与我们共同探讨中国二手奢侈品的市场机遇。

  中国是世界上较早出现典当活动,并形成典当业的国家之一,至今已经有1500年的历史。截止2017年7月底全国典当公司已发展到8500余家,同比增长8%。目前中国所有典当行都由全国典当协会管理,华夏典当行作为协会会长,对部门规章的制定有一定的影响力。

  从全球来看,美国有2万余家典当行,平均每1.2万人便拥有一家典当行;日本拥有4750家典当行,平均3万人拥有一家典当行。截止2017年7月底,中国典当公司已发展到8500余家,同比增长10.8%,但平均每16万人才拥有一家典当行。

  “欧美国家主要经营动产,比如钻石、银器、古董、钟表、乐器体育器材、及关于二战的一些历史物品。而中国的典当行目前还是以金融属性为主,房地产、汽车和股票出现的概率较大,”杨莎莎说道。

  二手奢侈品市场方面,据德国金融机构Berenberg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二手奢侈品市场年销售额可达250亿美元,预计未来几年还将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是奢侈品一级市场预计增长速度的两倍以上。从多方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以服装、包袋、手表、运动鞋为首的几大品类市场规模增长最快:

  1、美国二手服装寄售网站ThredUp年度销售报告显示,2021年二手服装产业估值将从18亿美元增长至33亿美元;

  2、2011~2017年,佳士得拍卖行二手奢侈品包袋的交易规模增加了四倍以上;

  3、据Efficio集团首席执行官兼二手珠宝手表零售商Cresus总裁提供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35年,二手手表市场将增长133%;

  以美国二手奢侈品寄售网站TheRealReal为例,今年7月完成了1.15亿G轮融资,业务以高档手袋、服装、珠宝和手表等为主,合作品牌中包括了Gucci、Chanel、Hermès、Prada、Valentino、Cartier等众多知名奢侈品牌。据平台数据显示,未来两年内,该平台的商品交易总额预计可以增长一倍达到10亿美元。

  此外,还有不少专注包袋、腕表、运动鞋等细分品类的交易寄售平台。其中,运动鞋作为当下二手交易市场的热门品类,类似GOAT、StockX、StadiumGoods等各具特色的运动鞋交易寄售平台也发展迅速。GOAT,是全球规模最大的稀有球鞋交易平台今年2月完成了6000万美元C轮融资,估值达2.5亿美元,并与美国知名精品球鞋店FlightClub合并;StockX被称作运动鞋的“交易所”,会为用户提供每双鞋的实时交易价格,目前拥有超过4.5万双球鞋在线实时交易,客户群已延展到中国;StadiumGoods是一家纽约球鞋和潮牌交易平台,今年2月拿到了LVMH集团旗下风险投资部门的投资,2017年的商品成交额超过1亿美元。

  不仅是海外市场,近年来中国也逐渐涌现了更多专注于奢侈品二手鉴定、流通、租赁的新玩家。今年,基于华夏典当行20多年的鉴定及绝当物品销售经验的累积,杨莎莎推动了华夏典当行与日本中古奢侈品品牌KOMEHYO的合作,双方携手推动了合资公司的成立,在北京坊开设了一家名为LuxStory的中古奢侈品精品店。

  杨莎莎表示,过去三年里,2017年华夏典当行奢侈品类绝当物品销售数量相比2016年增长100%,交易金额翻番,侧面说明了中国亟待爆发的巨大市场空间。

  或许在许多人心里,日本才是二手奢侈品的天堂,然而嘉宾们一致表示,他们更看好中国市场。

  陆林表示:“其实中国比日本拥有更多好货。日本的经济巅峰是七、八十年代,而后九十年代的经济危机让大量奢侈品出现在了二手市场上。这也导致日本二手店里的奢侈品款式会比较陈旧。而中国,近几年刚迎来经济腾飞,消费者购物实力和欲望猛增,二手市场中的奢侈品数量和质量都更好。再加上中国本身的市场体量,所以国内的市场潜力是巨大的。”

  杨莎莎也对此表示赞同:“现在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是一片蓝海。在2013年,中国在奢侈品消费上超过了日本成为了全球第一大奢侈品消费的国家。在2017年的时候,三分之一的全球奢侈品交易市场已经被中国占据了。新品与二手的交易比例是50:1。预计在2025年,奢侈品一手市场就已经是一个万亿级的市场了。从这个一手市场数据我们也能看到,中国二手市场的潜力是无限大的。”

  推动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增长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消费者购买力的增强。作为奢侈品收藏的行家,陆林也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三四年前价格一百多万的手表,大家可能会觉得很贵。但是现在能买一百多万元手表的人明显多了,甚至会买上千万元的手表。”陆林说道,“人们的消费水平在进化,而这种进化就像窗户纸一样。点破之后,就一发不可收了。”

  另一方面,市场的火热一定程度上也是一些大火的奢侈品牌带动的。以近年来大火的RichardMille奢侈手表品牌为例,“东西火了,所有人都愿意买,但所有人都买不到。如果去门店预定,品牌会告诉你前面有多少人在等位,可能需要等到一年以后。这时候就会有人通过类似寄售平台这样的渠道购买,虽然价格有所上涨,但人的心理就是一百万都花了,再多花个几十万也无所谓,图的就是个新鲜劲儿,”陆林说道。

  此外,陆林和杨莎莎都同时提到了中国消费者消费理念的升华。陆林表示:“1976年以前的表被称为古董表,就是老表,表链可能都已经像要松散的牙一样,但是就是特别的火。因此普通的奢侈品看的太多,大家开始追求精神上的东西,这是一种消费理念的升华。”

  杨莎莎认为:“二手物品的流通也是一种分享经济,而奢侈品是能够很好的承载人们精神的物品,所以奢侈品的分享和流通是很有价值的,也是大家对高品质生活的一种追求,是一种生活理念和生活方式。这就像为什么有人愿意去买中古的表,因为更多的年轻人是在追求精神层面的东西。”

  身处中国典当行业的核心,杨莎莎敏感地注意到了中国消费者和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的这种变化,她表示:“我愿意去做一个平台,让大家去进行他们的交流和分享。”

  比起拥有相对成熟的品牌形象,和35~40岁左右的核心客群的华夏典当行,杨莎莎希望能够做一个更年轻的品牌。2017年9月,名见(Musée)公司由此应运而生,以珠宝、腕表、包袋为品牌核心,专注二手奢侈品流通交易。

  “二手奢侈品值得被重复使用和分享。因为大家闲置物品的速度也会越来越快,买一个包可能两三个月或者过了季就会觉得不喜欢了,但是实际上另外的人对它依然是渴望的。把这种东西进行这样的二手流通和交换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杨莎莎说道。

  依靠华夏典当行累积多年的门店网络及鉴定团队资源,名见于2018年推出了小程序及App开展业务。消费者在使用包袋回收功能时,根据名见App的提示上传关键鉴定点照片,名见的鉴定团队可以20分钟左右辨别包袋的真伪并且给出回收价格。明年,名见将会在北京开设门店。门店中不仅可以寄卖和回收商品,还可以帮助消费者对商品进行保养。

  “线上主要服务于消费者的浏览习惯,线下是我们的老本行。这么多年的服务,以及线下与消费者之间的交流,让我们积累了丰富的线下的运营经验,所以我们想在年轻的状态下开一家崭新的门店,和消费者进行更直接的交流。”

  在本期华丽talk,现场受邀观众还向嘉宾提出了不少有趣的问题,特收录如下:

  杨莎莎:其他国家,比如日本在这方面的法律会比较健全。所以在鉴定方面,没有太多的担忧。他们只需要看包款,以品牌的正向思维来想,从品牌款式年代工艺的考究,仅此而已。

  但是在中国,鉴定的方式是完全相反的。鉴定师完全是逆向思维,从仿造的方面去想。需要考虑从哪个部件模仿新品,才能看起来像正品。最难模仿的除了针脚以外,就是五金件。怎么去仿五金件做成真货的样子也是需要考虑的。所以中国真正懂鉴定的这群人,还是很厉害的,他们都有自己的研究。

  鉴定师邓威:大致的流程是,先摸包的皮质,闻一闻味道。然后打开看主体logo,logo的每个字都是鉴定点,这是仿不出来的。之后看一下生产年限和五金,最后进行估价。

  杨莎莎:我在拉斯维加斯参观了一家典当行,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排队参观,这家典当行就像一家博物馆一样。有二战时期的枪、二战时期间谍使用的小打火机(可以作为照相机来使用)、军官体内取出来的子弹头、带着血迹的二战时期的军装等等,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是非常有意思的。

  杨莎莎:比如曾经有人带了20多个限量爱马仕Birkin包来作质押,总市值大约2000多万,当然后来都赎回去了~还有萧邦高级珠宝,117克拉市值是1500多万;百达翡丽的表王,全球数量很少,大约1600万。

  陆林:在奢侈品投资里,所谓的奢侈品,不是很简单能在商场里或者专卖里能买到的东西。真正增值的东西是这一季有,但轻易买不到的。比如爱马仕,你买了一个全新的包袋,可能第二年第三年,这个款这个颜色出的少了,它就会增值。但其它大多数的二手包袋,基本上没有太多能增值的。有,但是微乎其微。

  表和包袋不同,1976年以前的被称为古董表,这之后的是新表。新表举个例子,百达翡丽四十周年,出了一款表款5650,去年在门店购买大概是四十几万,外面市场上可能就已经六十几万了。今年再想下手的时候,大概已经到130几万了。安博电竞一年多的时间,增长的很可怕,而且这130几万是市场公认的价格,只要是懂行的二手店,肯定都会开到一百万左右的价格。

  古董表的增长更凶猛了。劳力士的6263,俗称保罗纽曼。当年发售时可能是几千美金,现在在拍卖行拍卖这个表可能都要200-300万港币之间的价格。如果三年前买一款老表,价格是七八十万,那现在能翻两到三番。

  好多东西的价值不是说你买的时候的价格就是它的价值,而是你想要把它变现的时候,这个成交价才是真正的价值。

  陆林:拍卖是博弈的。因为最开始的起拍价肯定不是最终的目标价,如果一个东西有大概率的赢面,那你就可以做,输了也不可惜。2016年,我就把大概十几只Birkin包,大概一千万左右的价格,送到了佳士得拍卖,赚取价差。

  陆林:其实,拍卖首先会比市场上要贵,打个比方一百件商品吧,可能从拍卖里能捡到漏的就只是百分之十,剩下的百分之九十都在市场里,店里找到的东西会比拍卖要合适。

  但拍卖省事,毕竟拍卖行会帮你鉴定真伪,有些人更相信拍卖行。但比如表,几万块尤其是几十上百万的,没有太多以假乱真的事,没有人拿贵金属单纯做仿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