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博电竞不过成本增速更快

日期:2018-11-15 13:48

  原标题:【原创】携程巨亏股价暴跌 但这还不是最大的危机 【财联社】(研究员 万千)上周携程网(CTR

  【财联社】(研究员万千)上周携程网(CTRP)股价遭遇上市以来最大挫折,上周四单日大跌19%,周五继续下行6.3%,触底25.78美元/股。股价大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携程于11月7日公布的三季度业绩并不理想。携程三季度报显示,尽管营收同比增长28%至94亿元,但盈利空间进一步压缩,净亏损11.4亿元,同比下降192.7%。

  携程正面临严峻的OTA(在线旅行社)平台竞争,从其毛利率变化就能窥探一二。财联社分析其各季度毛利率变化,发现携程的三季度毛利率降到78.7%,触及7个季度以来最低点。携程网的主营构成中,航空售票和酒店售票为两大主营项目,分别占营业收入的38.71%和38.77%,另外,背包旅行占14.73%,商务旅行占2.85%。今年三季度,携程四个领域的销售额均有上升,不过成本增速更快,毛利率同比下降了近5个百分点。显然,由于场上的竞争加剧,携程不得不牺牲利润来抢占份额。

  但股价下跌和毛利率下滑,还不是携程的最大危机,来自美团的外部势力的竞争才是最大危机。随着在线订票移动化日益主流,美团的在线酒店预定业务已经超越携程,未来美团等必然会向旅行订票市场发力。更大的竞争对手出现,需要携程推出更有力的举措来应对。但在这之前,部分投资者选择离场观望。

  携程旅行网于1999年成立,四年时间飞速发展,并于2003年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此后,行业竞争者不断涌现,但携程应对迅速,一鼓作气全资收购了去哪儿网100%股权,战略投资同程艺龙24.31%股份,同时,投资英国机票搜索平台Skyscanner(天巡),进军全球化布局。Trustdata 移动大数据显示,旅行市场头部效应明显,携程、去哪儿、飞猪、同程、马蜂窝为TOP5在线旅游机构,但携程仍保持老大地位,旅游出行市场呈现“一超多强”局面。

  在线酒店预定领域,情况却正在发生变化。随着在线酒店预订向移动端快速转移,酒店预订MAU增长量创新高。今年二季度已经超9000万,一季度为7500万,增长迅猛。

  但这次,携程被后来者赶超,不再高居龙头地位。随着美团于今年9月赴港上市,在酒旅行业开始领跑,局势又有了新变化。通过trustdata移动大数据检测平台,财联社发现,自2018年一季度,美团的在线酒店预订平台累计订单量就已经远远超越其他平台,占了半壁江山。对比今年一二季度在线酒店预订订单变化,Top5平台中,除美团外,携程系(携程、去哪儿和同程艺龙)整体市场份额占比(41.4%)上升,而飞猪市场份额占比(5.4%)有微弱下降。

  OTA模式将传统的旅行社销售放到网络平台上,将客户转向了移动互联网端。用户体验感至此有了质的飞跃,移动支付和移动服务的诞生大大减少了客户出行前咨询的麻烦。但随着在线旅游平台的参与者不断涌现,竞争加剧,平台盈利空间持续压缩。

  2016年7月1日,票代新政正式实施(严格禁止票务代理机构将机票标准产品在第三方渠道销售),直销比例大幅上升。这样一来,航空公司节省了大笔销售费用,以南航为例,其率先下调机票代理费,进入“零佣金”时代。票务代理的生存空间一下子被压缩,OTA机票销售的盈利空间完全被打压。

  这种直销模式也被运用到平台上,飞猪宣称差异化竞争,做OTP(online travel platform)平台而不是传统OTA,安博电竞自身作为平台直接让各类商家面对用户,以第三方入驻商家和机构的佣金为主要收入。

  但一定程度上,监管也更难了。尽管多数机票实行直销模式,但平台仍有自己的票务代理商,直接与平台合作可以优先被消费者选择。为了盈利空间,选择牺牲用户体验在所难免,改退签制度成为消费者们一个无可避免的“大坑”。 而且,平台自营的机票代理商,甚至可以自己设定改退签规则,用户跟平台结算而不是航空公司。这就导致平台用户一旦有退票、改签需求,就只能乖乖被宰。今年5月,携程、飞猪在内的7家平台因涉及机票改退签混乱,被江苏省消保委约谈整改。互联网技术能改变的,仅仅是行前的咨询和预订模式,与用户对接的仍然是线下的景点和商家。例如,平台无法阻止雪乡、丽江等景点宰客事件发生,这需要当地管理部门的介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