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于正在取得实效的内容

日期:2019-07-02 04:06

  过去10年,传统媒体因为数字媒体的崛起而不断受到威胁,或转型,或式微,或寿终正寝。如今,曾经的后来居上者似乎也风雨飘摇,或是被低价收购,或是大规模裁员。

  作为数字媒体的先驱和标杆,作为美国大型新闻聚合网站之一,BuzzFeed一直被认为是新闻行业在后印刷时代继续发展的新途径,曾经引发无数互联网时代的媒体公司模仿和学习。但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底,BuzzFeed裁员15%,涉及员工总数达到250名左右。

  “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做了大量工作来研究行业发展趋势以及数字平台不断变化的经济状况。”BuzzFeed首席执行官乔纳·佩雷蒂(Jonah Peretti)在发给员工的备忘录中透露,“我们已经得出结论,知道要在哪些方面强化团队,专注于正在取得实效的内容,实现正确的成本结构,以此支持我们的多收入流模式。”佩雷蒂补充说,他“相信”裁员将让 BuzzFeed走上一条可持续增长的道路——这条道路旨在将公司的营业收入转化为利润。

  2017年11月,BuzzFeed曾裁员100人,包括销售和营销部门人员,以及英国新闻和业务团队的工作人员;2018年6月,BuzzFeed重组运营业务,裁员20人;2018年9月,BuzzFeed关闭播客部门时,也曾经历了小规模裁员。不过,今年的这次是公司历史上裁员规模最大的一次。

  BuzzFeed的“瘦身计划”只是当下数字媒体处境举步维艰的一个缩影。就在同一天,美国电信运营商Verizon宣布,其旗下新晋成立的Verizon Media Group(简称VMG)也将裁员7%,涉及近800名员工。

  VMG成立于2018年11月,涵盖了原公司的Oath,由雅虎新闻(Yahoo)、美国在线(AOL)以及《赫芬顿邮报》(HuffPost)等品牌合并而成。去年12月,Verizon对VMG进行了46亿美元的减记,并在监管文件中披露,新成立的VMG的表现似乎并未达到预期。与此同时,Verizon集团和集团首席执行官卫翰思(Hans Vestberg)还计划到2021年节省100亿美元的现金,于是就有了此次裁员。对于裁员问题,Verizon发言人表示,“我们的目标是为消费者创造最佳体验,为客户打造最佳平台。这次裁员标志着我们朝未来的增长和创新迈出了战略性的一步。”

  VMG首席执行官古鲁·高拉潘(Guru Gowrappan)也将裁员定义为更广泛战略的一部分。他在给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说: “我想明确指出我们将继续扩展,推出新产品和创新。我们是Verizon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是时候进攻了,深入了解我们的优势,尽我们所能推进业务。”

  这轮裁员潮同样波及美国互联网公司Vice Media。当地时间2月2日,Vice Media首席执行官南希·杜布克(Nancy Dubuc)制订了裁员10%的计划,在全公司所有部门砍掉250个工作岗位,以期在收入增速放缓的情况下削减成本。

  总部位于布鲁克林的Vice Media从去年秋天开始停止招聘员工,希望通过自然减员来减少员工数量,从而避免裁员。随着重组的进行,杜布克将不再把公司的重点放在网络资产上,相反开始加大在电影、电视制作和品牌内容方面的努力。

  杜布克在给员工的备忘录中写道:“在敲定2019年的预算后,我们的重点转移到执行计划和达到目标上。我们将使公司展现出最好的自己,并长期巩固它的地位。”

  在宣布裁员计划时,Vice Media 2018年的营业收入与前一年基本持平。据《华尔街日报》报道,2018年,Vice Media预计实现营业收入6亿至6.5亿美元(与2017年持平),预计亏损额为5000万美元。

  2013年,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公司以7000万美元收购了Vice Media 5%的股份,当年,Vice Media的估值为14亿美元;2015年,迪士尼以4亿美元收购Vice Media大约18%的股份,此时,Vice Media的估值已经增至40亿美元;2017年6月,Vice Media从私募股权公司TPG获得4.5亿美元的投资,其估值达到了惊人的57亿美元。但此后,估值有所下降——2018年9月,迪士尼对其所持有的Vice Media的股份减记1.57亿美元,便证明了这一点。

  警钟已经响起。对于笼罩在裁员乌云下的数字媒体,曾经看好其潜力前景、不惜掷出重金的好莱坞如今又会做何选择呢?比如,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和迪士尼之于Vice Media,NBC环球之于BuzzFeed和Vox Media(NBC环球曾于2015年8月向新媒体集团Vox Media投资2亿美元)等等,他们是否会通过抛售手中的股票来止损?

  “如果你是一名投资者,现在还不到撤资的时候。”同时在美国体育媒体Bleacher Report和BuzzFeed担任高管的数字媒体顾问基思·埃尔南德斯(Keith Hernandez)认为,“现在撤资会引起过度恐慌。”

  美国宏桥信托投资集团(BTIG)分析师布兰顿·罗斯(Brandon Ross)认为,战略投资者们并不担心最新一轮的裁员潮——他们肯定不会像社交媒体上那些为数字媒体行业感到悲痛的记者们那样惊慌失措。在谈到NBC环球的母公司康卡斯特的首席执行官布莱恩·罗伯茨(Brian Roberts)时,他说:“我认为,即使NBC环球在Vox和BuzzFeed的投资表现不佳,他也不致于夜不能寐。”

  管理着美国前景最光明、资金最充足的数字媒体公司的高管们在接受采访时,对公司业务的基本面表现出谨慎的信心。“我认为不能表明这就是衰败的开始,从任何方面,无论是图形还是走势,”数字媒体集团Group Nine Media首席执行官本·莱尔(Ben Lerer)认为情况恰恰相反——2016年10月,美国传媒娱乐公司Discovery Communications曾向新晋成立的Group Nine Media投资1亿美元。

  美国新媒体创业公司Axios首席执行官吉姆·范德海(Jim VandeHei)也提出了类似观点。他说:“裁员并不意味着公司运转不健康,实际上也可能是正面举措。”

  接受《好莱坞报道》采访的四位首席执行官均表示,他们的投资者做的都是长线投资,不会因为短期指标和似乎预示着危险即将来临的头条新闻而坐立不安。安博电竞莱尔指出,战略投资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们要确保自己在谈判桌上占有一席之地,并拥有正确的定位。”

  Axios已经从NBC环球和其他投资者那里获得了“少量”资金。“所有这些投资基金或者个体投资人中,没有谁愿意干坐在那里,焦急地等待着是否能获得快速回报,”范德海说,“他们给我们投资,是因为他们信任我们,信任媒体,并相信我们最终会成为一家成功的公司,而不是因为对快速增长的预期。”

  2018年2月份也曾裁员50人的Vox Media已经收到了来自NBC环球的2亿美元投资。“他们是很好的合作伙伴,想确认我们很强大。”Vox Media首席执行官吉姆·班考夫(Jim Bankoff)说:“他们当然在意自己的投资,我们也希望能够找到可以继续合作的方法。”

  “之所以对BuzzFeed、Snap和Vox进行了战略投资,是因为我们希望向成功吸引年轻受众的一流品牌学习并与之合作。”对Vox Media做出投资决策的NBC环球数字事业部总裁玛吉·苏尼克(Maggie Suniewick)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与他们每家公司都有一些成功的、正在进行的项目,并且期待未来有更多合作。”

  尽管高管们说得都挺有道理,但他们也知道,数字媒体实现盈利是一场硬仗,未来的日子会更加艰难,而且愿意再拉他们一把的大公司也会更少。BuzzFeed和Vice等公司曾一度被传闻即将上市,但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提及。被视为数字媒体成功标杆的Axios,2018年还差5.6万美元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在经历了数年的繁荣之后,数字媒体融资已经基本枯竭,大型轮次的融资和巨额收购也少之又少——除了像陷入困境的出版商Mic和最低价格进行的小规模出售。“投资数字媒体公司的最好时机是在5至10年之前,现在我们中只有少数几个能够脱颖而出,成为领军品牌。”班考夫认为,“新晋进入者已经没有什么发展空间。”

  BuzzFeed首席执行官乔纳·佩雷蒂在裁员当日发表的题为《艰难的变革》的备忘录中说道,为了“在不需要进行再次融资的情况下,也能掌控自己的命运”,“重组”是必要的——这句话虽在圈外人士的意料之外,却在圈内人士的意料之中。“我们需要尽快达到自我可持续发展。”

  一些人甚至将数字媒体行业的疲软视为大型传统媒体公司低价收购原生数字媒体的机会,他们认为,如果放眼长远,现在可能是一个买进的好时机。但是,许多潜在买家,比如美国电话电报公司(AT&T)、时代华纳(Time Warner)、二十一世纪福克斯和迪士尼等——正忙于自身的合并交易。“在这些事情完成之前,我觉得他们不会考虑对小型初创公司的收购。”BuzzFeed前总裁乔恩·斯坦伯格(Jon Steinberg)总结。

  Group Nine Media首席执行官本·莱尔认为,对于那些仍在艰难地与谷歌和Facebook争夺数字广告收入和建立多元化收入版图的媒体公司来说,整合可通往成功。“我非常相信合并。”莱尔说,“对于大部分数字媒体公司而言,规模越大越好。越大越好的观点在数字媒体行业非常适用。会有更多公司倒闭吗?肯定。但那些对把资金投向何处非常明智的大公司终将获得真正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