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公益性状态还是要保持的

日期:2019-06-11 23:29

  【线索征集令!】你吐槽,我倾听;您爆料,我报道!在这里,我们将回应你的诉求,正视你的无奈。新浪财经爆料线索征集启动,欢迎广大网友积极“倾诉与吐槽”!爆料联系邮箱:

  昨日晚间,新华社受权发布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

  《意见》明确要求调整办园结构,《意见》提出“按照实现普惠目标的要求,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偏低的省份,逐步提高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到2020年全国原则上达到50%。”

  与此同时,《意见》明确要求遏制过度逐利行为,此次《意见》明确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金融监管部门要对民办园并购、融资上市等行为进行规范监管。《意见》发布后,运营连锁幼儿园的红黄蓝教育(NYSE:RYB)由前日收盘价16.65美元迅速跌至7.83美元,跌幅高达53%。

  学前教育保持公益性,这已经成为一种共识。“目前,从社会各界呼声中也可以看出,幼儿园公益性状态还是要保持的。”北京师范大学教育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教育学会教育经济学分会秘书长成刚近日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有投资人分析《意见》内容后认为,上述《意见》其实仍然是鼓励社会力量办园,特别是普惠园这个方向,空间应该说还是很大、机会还是很多。

  “我们对学前教育市场的热情,半年前已开始减弱。”某综合类基金合伙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8月,司法部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修订草案)(送审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一发布,多只个股就跳空低开,牵动二级市场神经的主要是通知中新增的一条,“实施集团化办学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加盟连锁、协议控制等方式控制非营利性民办学校”条例。

  虽然这一条涉及的民办教育领域主要适合民办高教市场,但学前教育市场也受到涉及。引发资本市场关注的原因,主要是投融界对于教育市场中公益性与营利性之间的关系无法把握准确。

  此次《意见》明确提出,民办园一律不准单独或作为一部分资产打包上市;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营利性幼儿园,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营利性幼儿园资产。金融监管部门要对民办园并购、融资上市等行为进行规范监管。

  《意见》提出,政府加大扶持力度,引导社会力量更多举办普惠性幼儿园。2019年6月底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进一步完善普惠性民办园认定标准、补助标准及扶持政策。通过购买服务、综合奖补、减免租金、派驻公办教师、培训教师、教研指导等方式,支持普惠性民办园发展,并将提供普惠性学位数量和办园质量作为奖补和支持的重要依据。

  所谓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是指国家机关以外的社会组织或个人,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具有办园资质、面向大众、收费合理、办学规范、质量有保障的民办幼儿园,其按照办学规模与质量,分为省一级、市一级、区一级、规范化幼儿园等。

  “这也是几个投融群昨晚仔细研究的地方,应该说市场空间应该说还是很大,毕竟消费需求市场很旺盛。”上述合伙人说。

  按照教育部等四部门此前发布的《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到2020年,基本建成广覆盖、保基本、有质量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数占在园幼儿总数的比例)达到80%左右。

  这也意味着,每5所幼儿园中将有4所普惠园。有业界人士估算,安博电竞到2020年,有入园需求的适龄幼儿约5730万人,需要有约30万所幼儿园来容纳,平均每所幼儿园有生源191人。

  而普惠性幼儿园至少包括三个类型的幼儿园:一是公办幼儿园;二是集体或单位举办的公办性质幼儿园;三是提供普惠性服务的民办幼儿园。

  《意见》提出要调整办园结构。《意见》要求各地要把发展普惠性学前教育作为重点任务,结合本地实际,着力构建以普惠性资源为主体的办园体系,坚决扭转高收费民办园占比偏高的局面。大力发展公办园,充分发挥公办园保基本、兜底线、引领方向、平抑收费的主渠道作用。

  按照实现普惠目标的要求,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偏低的省份,逐步提高公办园在园幼儿占比,到2020年全国原则上达到50%。

  近两年间,已有许多省份发布了“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皆提出了到2020年前的学前教育主要目标。

  “目前,一些地方民办幼儿园占比还是很高,有些高达60%以上,比如南方一个经济很发达的城市,目前公办幼儿园占比31.7%,近一半区公办园比例低于三成,但他们提出2020年,公办幼儿园要占到50%,要提高这么大比例,任务还是比较艰巨的。”成刚认为。

  《意见》提出,到2020年,基本形成以本专科为主体的幼儿园教师培养体系,本专科学前教育专业毕业生规模达到20万人以上;建立幼儿园教师专业成长机制,健全培训课程标准,分层分类培训150万名左右幼儿园园长、教师;建立普通高等学校学前教育专业质量认证和保障体系,幼儿园教师队伍综合素质和科学保教能力得到整体提升,幼儿园教师社会地位、待遇保障进一步提高,职业吸引力明显增强。

  《意见》提出,要加快推进学前教育立法,进一步明确学前教育在国民教育体系中的地位和公益普惠属性,强化政府和各有关部门在学前教育规划、投入、资源配置、师资队伍建设和监管等方面的责任,明确举办者对幼儿园办园条件、师资聘任、工资待遇、运转保障、经费使用与财务管理等方面的责任,促进学前教育事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目前,我国学前教育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保教人员数量不足、水平不高,普惠性幼儿园不足,财政保障和成本分担机制没有建立,管理和安全存在漏洞和薄弱环节,幼儿教育观念需要进一步转变等。

  针对学前教育发展中面临的问题,社会各界广泛呼吁,出台一部专门针对学前教育的法律,在经费投入、教师队伍建设、管理规范等方面予以保障。

  2013年以来,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员会先后赴天津、安徽、云南、吉林、四川开展一系列调查研究,总结梳理各地学前教育发展和立法状况,分析研判学前教育立法面临的主要困难和问题。2015年12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教育法进行了修改,增加关于学前教育的专门规定,2016年,把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24份有关大力发展学前教育的建议列为重点督办建议。

  今年9月,学前教育法纳入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一类立法项目,拟在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任期内提请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