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别说是文学奖项了

日期:2018-12-01 18:14

  斯德哥尔摩时间10月12日中午12时,新学院网官方消息,有“另类诺贝尔文学奖”之称的“新学院奖”(New Academy Prize)由法国瓜德罗普省作家玛丽斯·孔戴(Maryse Condé)摘得。

  由于一系列性侵与内讧丑闻,瑞典文学院于3月宣布,今年不再颁发诺贝尔文学奖。但100多位瑞典作家、演员、记者和其他文化界人士组成了“新学院”(New Academy),决定在今年代替瑞典文学院颁发这一赫赫有名的文学奖项。经过初选,8月底,村上春树、尼尔·盖曼(Neil Gaiman)、玛丽斯·孔戴和金翠(Kim Thúy)四名作家进入了这一奖项的决选短名单。村上春树随后宣布退出该奖项竞争,称自己只想专心写作。

  玛丽斯·孔戴是短名单中最为年长的作家,于1937年出生于位于加勒比海的法国海外省瓜德罗普(Guadeloupe)。上世纪50年代,她前往巴黎学习英文,她最著名的作品是出版于1988年的《Segu(1984-1985)》。她以写作探索了种族、性别及文化问题。在听到自己入选短名单时,她表示非常开心和骄傲,“我还从没有成为过公众的焦点。”

  尼尔·盖曼1960年出生于英国汉普郡,现居美国明尼苏达州,是一位科幻奇幻小说家。他在幼时就非常喜欢阅读C.S刘易斯、爱伦·坡、托尔金、厄苏拉·勒奎恩的作品。他的写作事业从记者生涯起步,作品包括漫画、小说以及影视改编,读者群涵盖了成人与儿童。他的《睡魔》漫画系列在1991年获得了世界奇幻奖短篇小说奖,也是第一部真正获得文学奖的漫画作品。2001年,尼尔·盖曼凭借《美国众神》摘得雨果奖和星云奖。入围“新学院奖”短名单后,他曾在个人社交网站发布状态称“非常惊喜”;在此前入围长名单时,他也表示能和全世界的优秀作家相提并论非常荣幸。

  奇幻小说家获文学奖垂青,不禁令人感到好奇:严肃文学的疆域又一次被拓展了吗?事实上,尼尔·盖曼可能并不赞同所谓严肃文学与流行文学的分野。在2013年伦敦的一次公开讲演中,尼尔·盖曼质疑了“正统文学高于科幻漫画”的认知,他说,“我不认为对儿童来说会有真正的坏作品,人们总是宣称某一类儿童文学是糟糕的,漫画也被哀叹为是助长文盲风气。这样判断是势利且愚蠢的……那些试图阻止孩子阅读的成年人是在毁坏孩子对阅读的热爱。”他不仅鼓励儿童去阅读更多的书,也认为成年人应当以开阔的视野接收更多类型的图书,盖曼说,“小说是讲述真相的谎言,我们作家需要让读者不停地想要翻到下一页,再下一页。”

  越南裔加拿大作家金翠1968年生于越南西贡,原籍广东潮州,10岁时随家人逃离越南,在马来西亚难民营度过一年时间后被加拿大接收。金翠毕业于蒙特利尔大学,当过译员、律师、裁缝,开过饭店,2009年因富有自传色彩的小说《漂》(已有中文版)而走红,并获得了2010年加拿大总督奖(法语) 。金翠成长于加拿大,笔下的故事既充满越南的风味、色彩,安博电竞又描写了流放的痛苦以及找寻身份的旅程。在2015年的一次采访中,她回答了自己为什么要在作品书写那么多越南食物:“越南人用食物表达感情,当你进入某个人家时,他们会问你有没有吃饭,不管你的回答如何,都会给你上几道菜。如果拒绝了父母的食物,感觉就像拒绝了他们爱的示意。”在得知自己入围决选名单时,她表示,自己的三本书并不能与短名单中的其他人相提并论。

  今年早些时候,瑞典文学院性骚扰丑闻曝光致使“公信力减弱”,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活动被取消。在此背景下,亚历珊德拉·帕斯卡里德(Alexandra Pascalidou)联合百余位瑞典文化界人士发起成立了“新学院奖”,并希望人们能够记住,“文学应该与民主、开放、同情以及尊重紧密联系。”

  比起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评审团传统,“新学院奖”显得更为开放。100多位瑞典文学人士共同提名了47位作家,这些作家中包括一些似乎与严肃文学奖完全无缘的作家,比如畅销书作家J.K.罗琳,也抛弃了一些诺奖热门人,其中就有萨尔曼·鲁西迪。《卫报》曾发表文章称:“能在一份提名中同时见到尼尔·盖曼、J.K.罗琳、托马斯·品钦和唐·德里罗的名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更别说是文学奖项了,但新学院做到了!以上作家均有入围。”讽刺的是,在这份雅俗共赏、百花齐放的名单中,仍然鲜见亚洲作家的身影(除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这可能是新学院奖与真正的诺贝尔文学奖的共同之处。

  在公布“新学院奖”长名单之际,新学院向公众开放了线个线上评分。随后,评审将评选结果压缩为了四人短名单,名单包括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英国科幻作家尼尔·盖曼、法国作家玛丽斯·孔戴、以及在越南出生的加拿大籍作家金翠。这份名单1:1的男女性别比,与诺贝尔奖历史上的性别歧视传统迥异——在114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中,仅有14名女性。

  据奖项组织者披露,当他们通知进入短名单的四位作家时,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要求取消自己的提名,而此前,人们一直将村上春树视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有力竞争者。在声明中,新学院表示,村上春树曾给他们发过邮件,表明自己很荣幸能够进入短名单。但是,“村上春树随后说道,他更倾向于专心写作,远离媒体注意……对此新学院感到非常遗憾,但是决定尊重他的决定。”最终轮由哥德堡大学教授莉丝贝特·拉松(Lisbeth Larsson)等人组成的专家评审团决定,评审团由资深编辑安·保尔松(Ann Pålsson)领导。

  奖项的发起人帕斯卡里德女士是一位专栏作家和电视节目主持人。据外媒报道,她长达数月持续关注着瑞典文学院的性侵与腐败丑闻,并对奖项最终取消的结果感到愤怒。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她表示,“为什么作家要为这一团糟买单?”在瑞典一百多位文化人士的协助下,她创办了自己的“文学奖”。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奖项大部分资金的来源为Kickstarter(一个众筹网站)。据该网站显示,“新学院奖”的众筹开始于8月24日,目标是27,478美元,截至发稿时,已经有82人参与,众筹金额不足19,000美元。这个数目与线万美元)有着不小的差距。

  诺贝尔文学奖自1901年开始颁布,今年并非首次缺席——在一战和二战期间,文学奖也曾经中止颁发。在诺贝尔文学奖因性侵丑闻被叫停之时,“新学院奖”除了作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替代品,似乎还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比如说畅销书作家与纯文学家作家同时入选长名单、短名单里男女作家比例平衡。正如作家金翠所说,“当我们面对丑闻时,我们经常是手足无措的,做点什么是充满勇气的。”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帕斯卡里德表示,“新学院奖”并不是为了取代诺贝尔文学奖,在今年颁奖结束后,奖项组织也会自行解散,但是她仍然希望,借助“新学院奖”,公众可以继续密切关注瑞典文学院的问题,她希望看到一个全新的、开放的、真正当代的瑞典文学院,“为什么学院的人认为只有他们才懂得文学呢?”瑞典文学院前常务秘书贺拉斯·恩格道尔(Horace Engdahl )则在写给美国媒体的邮件中将“新学院奖”形容为一个“笑话”,认为其取代诺贝尔文学奖的做法是“荒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