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经济能力不允许

日期:2018-11-02 17:01

  后者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1991年在北京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歌手。当时,周迅刚从浙江艺术学校毕业,借着拍挂历照片的机缘,被导演谢铁骊发掘,邀请这位有着“一双神秘大眼睛”的女孩拍摄电影《古墓荒斋》。离家的那段时间,周迅在三里屯的酒吧听歌,纯真年代里,唱歌很好听、长发很飘逸的男歌手,总是容易让文艺女青年动心。很快,周迅和雷鸣成了恋人,甚至谈婚论嫁,交了一套望京房子的订金。这时,导演陈凯歌找周迅出演电影《风月》,周迅坚持要珍惜这个机会,却遭到雷鸣的强烈反对,继而提出“不演戏才能在一起”。一场痛哭中,恋爱终结。

  这并不是周迅第一次发表“爱的感言”,却是其贯穿始终的 “爱的态度”——上周,40岁的周迅以突如其来的微博告白宣布了最新恋情,叮嘱大家“多多关照”一个陌生的名字:华裔男演员高圣远。

  她,几乎就是一个现实版的 “恋爱中的宝贝”:入行21年,大大小小,知名或不知名的恋爱,谈了足有八九场,每一次都让她疯狂,也让她沮丧。陷入恋爱时,周迅总是不加掩饰地袒露内心的欣喜,用最极致的语言来赞美男友,但最终,敌不过神伤的结局。

  “我始终觉得,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不管他做什么,不管他怎样,只要爱上了就去爱。 ”好吧,在狠狠爱的路上,周迅永远是那个不顾一切、不肯回头的“周公子”。

  文艺女恋上男歌手,周迅爱情的开始,一样没能逃开这个圈内的“标配”。只是,对象并非网络盛传的窦唯堂弟——摇滚歌手窦鹏,而是萌芽在更早期的雷鸣。

  后者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1991年在北京已是一位小有名气的歌手。当时,周迅刚从浙江艺术学校毕业,借着拍挂历照片的机缘,被导演谢铁骊发掘,邀请这位有着“一双神秘大眼睛”的女孩拍摄电影《古墓荒斋》。离家的那段时间,周迅在三里屯的酒吧听歌,纯真年代里,唱歌很好听、长发很飘逸的男歌手,总是容易让文艺女青年动心。很快,周迅和雷鸣成了恋人,甚至谈婚论嫁,交了一套望京房子的订金。这时,导演陈凯歌找周迅出演电影《风月》,周迅坚持要珍惜这个机会,却遭到雷鸣的强烈反对,继而提出“不演戏才能在一起”。安博电竞一场痛哭中,恋爱终结。

  后来,周迅拍摄陈可辛的电影《如果·爱》,饰演的角色就是北漂着期待一夜成名的女主角,被媒体追问“是否戏如人生”,她回答坦然:“当年去北京也不是为了事业,是为了一段感情。”无从得知,那个让她说走就走的男子,是最初的雷鸣,还是后来的窦鹏。只一点,不到20岁、愿意为爱情从南方扑到北方,对身为家中独生女的周迅来说,似乎就是选定了日后爱的方式——直接、不顾一切、为爱而爱。

  “我始终觉得,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人,不管他做什么,不管他怎样,只要爱上了就去爱。”在一次接受杂志采访时,周迅聊起过一段历经5年的爱情,事后经推断,她说的应该是与摇滚音乐人窦鹏的交往。从中可以看出,周迅对爱情就是一根筋——“我听他唱歌就爱上了他,为他放弃在杭州很好的生活,义无反顾跑到北京和他过苦日子。他非常疼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为了怕我受苦,不想我搭地铁、挤公车,就跟他爸妈借了8000元人民币,买了台很破的二手车。”

  “交往到第四年想买房子,我们的经济能力不允许。我硬着头皮打电话给所有认识的导演,只想找一份工作。房子装修好了,温馨舒适。我开开心心回家,没想到他说想一个人住。我当场愣住了问:‘我哪里做错了?’他说因他太宠我了,让他没有办法工作。”周迅说,一个月中,自己每天醒了哭,哭了睡。学烧饭煮菜,意图挽回恋情,但伤害已成,双方一年后分手。

  恋爱五年间,在事业上,周迅和窦鹏都没有起色,也无交集,倒是后来拍摄娄烨的《苏州河》,周迅在片中哼了一曲《恍惚的眼前》,作者正是窦鹏。细想起来,还真是“人戏恍惚”。

  对周迅,导演李少红曾做过如下评述:“她是一个通过演戏和恋爱去认识世界的人。”言下之意,在国内影视圈,周迅算得上是一枚难得的“素颜人”,或者说得更直白些,她的内心其实涉世一直未深,尤其对于爱情,始终保有一颗少女心——每次当爱来临,她都忠于内心,不躲不闪,高调示爱;每次遭遇分手,又都选择发泄在戏里,隐身其中。

  离开摇滚歌手的日子里,周迅先后结交了贾宏声、朴树、宋宁、李亚鹏,几乎都是“因戏生情”的交往:一部戏,一段情,一根筋,屡爱屡败,屡败却依然勇敢爱,把所谓“男女演员恋爱”的大忌,统统忽略。

  1998年,周迅与贾宏声因拍《苏州河》相爱,被问及经过,贾回忆:“我问她,愿不愿意做我女朋友,她说,好啊,就这么简单。”不过,在人前,周迅从不遮掩自己对男友的欣赏,拍《大明宫词》时,贾宏声前来探班,周迅笑着对一位演员介绍说:“这是我家贾老师,是我演技上的老师,也是带我走出感情泥沼的精神导师,更是改变我整个命运的魔术师。”

  一年后,周迅与朴树合演《那时花开》渐生情愫,依然对爱毫不掩饰,把贾宏声送给她的服饰转送了朴树。坊间传言,当贾宏声看到电视颁奖礼上朴树身上熟悉的物件时,也就明白了一切。尽管事后贾宏声受访时说,与周迅分开一段时间后,周迅才和朴树好,但他也透露,周迅曾打电话说小朴很像自己,“我知道她说的是哪种像,但是我觉得挺可怕的,就把电线年,那段与李亚鹏轰轰烈烈的爱情,同样有着掷地有声的宣言:“他满足了我对男人的一切幻想!”语气中的骄傲和欣赏,似乎都闻得到两人携手走进婚姻殿堂的味道,只可惜,三年后,两人以情变收场,李亚鹏公开与王菲的爱情关系,而周迅却来到一个尴尬的位置,恰如当年,她走入李亚鹏、瞿颖之间的爱情中。

  很长一段时间,周迅都没有走出来,后来再现身,她形容过往一段是场“劫难”,在心理上产生了很大的阴影,“自己从那时起变得很自闭,那阵子我就觉得为什么会是这样,那时候对人生也很失望。”

  有人说,在李大齐之前,周迅偏爱的男性要么是放荡不羁摇滚型,要么是魁梧身形北方汉,总之,男子气是必须的。所以,当她经历一段情伤后,把看上去有些阴柔相的造型师李大齐推到台前,昭告天下“这个男人我嫁定了”时,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这一回,周迅逆转得太厉害。

  且不说成名女明星与造型师的恋爱是否可以公开化地被大众接受,单是李大齐迥异于前几任男友的气质,就足以让周迅这段恋情争议不断。

  “他很善良,很懂得体谅人,很有才华,我会对有才华的人特别没办法。之前有一阵子挺黑白的,然后大齐出现了,就开花了,彩色了。”周迅描绘爱情,很像画画,浓墨重彩是一定的,“我跟大齐结婚是早晚的事,这个男人我嫁定了!”她甚至还为他写了一首同名歌曲《大齐》,收在唱片中,作为定情歌。那时候的周迅,三十而立,对待爱情依然如小女生般投入,似乎从来不担心,歌词本上白纸黑字的痕迹,有朝一日,会模糊,甚至更有可能,成为一种唏嘘。

  与大齐分手后,经由房祖名的介绍,周迅和富家子王烁结识。向来对才子偏爱,却对“财子”抵触的她,罕有地低调,不仅没有发表任何恋爱宣言,甚至连公开的谈论都极少。关于周迅的这段爱情,留在公众印象中的,只有“慈善夜上王烁以388万拍下紫檀宫殿模型相送”,“35岁生日,为博红颜一笑,大放烟花庆祝,差点引发火灾”等等似是而非的传闻,除了让人感慨男方的财大气粗外,闻不出丝毫开花结果的味道。最终的结局,当然,也是预想中的不了了之。

  所幸,40岁的周迅,再度证明了自己“恋爱宝贝”的气质,貌似不经心地却又高调地,宣告了新恋情的发生:一张两人在巴黎河边的亲密合照,一句 “请多多关照Archie”,顺手还甩出了高圣远的百度链接。

  如果这是一个爱情剧本的开头,可以肯定的是,时至今日,照片中笑得甜蜜蜜的周迅,仍是一个爱情永动机,希望她在故事的结尾,找到大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