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应该是思想纸、观点纸

日期:2018-11-03 17:14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于10月24日宣布决定,《黑龙江晨报》将从2019年1月1日起停刊。传统媒体江河日下,冬天似乎已经来临,纸媒还有生存机会吗?

  黑龙江日报报业集团于24日宣布决定,《黑龙江晨报》将从2019年1月1日起停刊。安博电竞金鸿雁社长表示,对于《黑龙江晨报》员工的安置情况,目前尚未见到正式文件。

  公开资料显示,《黑龙江晨报》创刊于1993年1月1日(时称《东方晨报》)。该报曾以服务社会的鲜明特点,在黑龙江省、尤其是哈尔滨市报界独树一帜,赢得了广大读者的青睐。

  2015年9月18日,上海知名纸媒《上海壹周》宣布,于2015年11月休刊

  《上海壹周》创办于2000年,曾经是沪上最火的综合性时尚都市生活媒体之一。

  2015年9月28日,《上海商报》发布公告称:经研究决定,《上海商报》将自2015年10月1日起休刊,并对订阅用户退款工作做出相应安排。

  《上海商报》是中共上海市委财贸工作委员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财贸办公室联合主办的经济专业报,1985年10月3日创刊。

  这些媒体包括:《渤海早报》《假日100》《采风报》《球迷》《北京娱乐信报》《台州商报》《大别山晨报》《皖南晨刊》《无锡商报》《西凉晚刊》《白银晚报》《西部开发报》《北部湾晨报》《上海译报》等。

  在这一轮休刊停刊风潮中,部分专业类媒体也受波及。上海远东出版社相关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该社旗下的《上海译报》明年不再出版,人员安置已经到位。

  2016年4月18日,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在京公布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79.6%,较2014年上升1.0个百分点;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58本,比2014年增加0.02本;人均每天手机阅读时长为62.21分钟,比2014年增加28.39分钟;人均报纸阅读量和期刊阅读量均有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18日在京公布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综合阅读率为79.6%,较2014年上升1.0个百分点;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58本,比2014年增加0.02本;人均每天手机阅读时长为62.21分钟,比2014年增加28.39分钟;人均报纸阅读量和期刊阅读量均有所下降。所下降。

  从阅读量来看,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的阅读量为4.58本,与2014年的4.56本相比,增加了0.02本;人均报纸阅读量和期刊阅读量分别为54.76期(份)和4.91期(份),与2014年相比分别下降了10.27期(份)、1.16期(份);人均阅读电子书3.26本,较2014年的3.22本略有增加。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和电子书合计阅读量为7.84本。

  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石力月:这个时代还真不能让所有的纸媒马上死亡。今天我们在分析纸媒生存危机的问题时,不能只看到它相比互联网生产及传播的“落后”之处,也需要看到后者时效性、丰富性、灵活性等所谓优势呈现的“双刃剑”效应。在新的格局中,与互联网比较相对“失势”的传统媒体专业准则与职业伦理的失落,对于整个公共舆论生态的影响也需要审慎评估。也正是基于此,纸媒“生存与死亡”的话题才更有意义,换句话说,不是纸媒的“形态”不能死,而是纸媒的“公共性”不能死。因此,在纸媒的“互联网化”几乎已成共识的今天,不能回避一个关键问题:究竟怎样的“互联网化”转型能够让传统纸媒既摆脱生存困境获得新生,又能够坚守专业准则与职业伦理,撑起新闻/信息的公共属性。

  “有新媒体打出广告语:‘我们不生产新闻,我们只是新闻的搬运工。’但这也直接造成了一种现象:‘炒菜’的人越来越多,‘种地产好粮’的似乎在减少。但是,如果不再有人安心种地产生好粮食,你搬运什么?”

  白岩松认为,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传统媒体面临生存压力,减少了对内容报道投入;缺乏对新闻产品知识产权的保护,优质内容被新媒体低成本传播;新媒体没有采访权,无法“种地”,只能“炒菜”。

  为解决这一问题,白岩松提出建议:进行经费及人才管理体制改革,使传统媒体愿意为内容投入;加大新闻深度产品的知识产权保护力度;让新媒体拥有适度增长的采访权,形成媒体注重内容为王的共识。

  结合国内报业的情况,当前报纸媒体的现实困境在于,受众需求转移,受众接收和消费资讯的习惯转移到了互联网,纸质阅读需求下滑。这一趋势反过来,导致报纸媒体“产能”过剩。从行业整体的高度来看,产能过剩预示着这个行业的供给主体太多了,而不仅仅是单一主体的产能过大,因此市场主体间的优胜劣汰在所难免。国内大量报纸的关停并转,便是一种供给侧的自觉调整,是一种“去产能”“去库存”的表现,有助于报业的结构优化和整体效率的提升。

  报业是一个严重产能过剩的行业。以国内数量庞大的行业报品种——广播电视报为例,在娱乐生活匮乏、电视媒体非常强势的80、90年代,广电报凭借其独家资源——广播电视编排时刻表,以及娱乐资讯的发布,快速占领市场,几乎成为人们娱乐生活的必需品——对着电视播出时刻表守候喜欢的电视节目是很多人的旧时记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娱乐方式越来越多元,对电视的依赖越来越小,对电视报的需求也就不那么迫切;再加上电视媒体纷纷开办网站,电视节目播出时间很容易在网上查到,广电报的存在意义也就大打折扣。在这样的背景下,广电报成为了过剩产能。从行业规划的角度来看,大量的广电报已不再满足市场需求,不能为社会带来福利,应该关停,去产能。从个体角度来看,每一家广电报都应该重新审视自身对于受众的价值,实现转型。

  解放军报社副总编张海平:考验老报人能否战胜“本领恐慌”,考验领军人是否善于将经验与智慧在互联网的界面上进行彻底的“刷新”。唯此,才能对“难舍难分”的机构与编制、流程与制度、资源与利益进行重组和再造;唯此,我们才能“凤凰涅磐”,重整行装再出发。我们将媒体融合发展作为中国军事传媒的“航母工程”,对传统媒体的武器装备、兵员素质、战略战术等进行全领域的创新。按照中宣部指导意见和军委总不得要求,我们在思想观念、战略规划、组织结构、技术发展、内容产品、人才队伍、运营管理等诸多方面“摆兵布阵”。随着军队调整改革即将展开,军队媒体融合将迈出历史性的步伐。不远的将来,解放军报将发生重大而深刻的变化:

  实现军事新闻生产结构一体化。我们将改变按传播平台分“户”设“腿”的布局,以媒体融合重组新闻生产结构,从体制上根治条块分割、各自为战、功能重复、内容同质、力量分散的乱象,创造一个具有高效传播里“变形金刚”。

  实现军事新闻生产流程集约化。我们将创建集约高效的采编发方阵。逐步实现:策划——高水准智囊团队化;采访——全媒体专业分队化;编辑——资源充分共享化;发布——区分平台个性呈现化;保障——集中科学统筹化;监管——全域统一规范化。

  实现军事新闻传播管理现代化。我们将以军事新闻产品的资源优势,满足国内外媒体的多样化个性化需求,与各类媒体发布平台建立推介机制,通过专业团队的现代化运营管理,打造中国军事传媒“旗舰”。

  在一个多媒体竞争的时代,对于受众而言,迅速获取信息,首选互联网,而深刻了解新闻的本质和内涵,就必须阅读报纸等传统媒体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今天的报纸不仅仅是新闻纸、信息纸,更应该是思想纸、观点纸。有人说,未来的报纸主要是办给有思想的人看的,有思想的人将成为社会的主流人群。因此,以深刻著称的报纸未来仍将是主流媒体。而时评则是体现一张报纸思想性的重要构成,时评的水平是报纸思想水平的最直接体现,地位尤其重要。重视并做好时评是一家报纸成熟的标志,这不仅仅因为“言论是报纸的旗帜”,更因为这是多元化传播格局中提高报纸竞争力的利器和法宝。

  与报纸评论不同,由于网络评论的“草根”精神,使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评论者,但其“低门槛”和开放性,又使得公众在获得话语权的同时也在滥用话语权。在网络上,清晰而理智的声音,往往被发泄、攻击、偏见、愚昧甚至别有用心的惊人之语所淹没。

  就报纸时评而言,权威性和可信赖性是其生命所在、责任所在。报纸时评站在理性和公平正义的制高点上,用相关法律法规和主流民意的基本价值要求,评判优劣,区分良莠,辨别正误,揭示美丑,引导人们透过纷繁复杂的现象看本质,透过层层迷雾见真知,并且在这一过程中,将看问题的立场、方法、观点逐步潜移默化地渗透到受众之中。

  在这些过程中,“深刻”就像一张报纸的内核,“思想”就像一张报纸的灵魂,二者构成了报纸的核心竞争力。未来,报纸与数字媒体的搏杀,拼的不是速度和容量,而是深度与高度。因此,报纸向纵深挺进,必须有一支专业、全能的特稿队伍和时评队伍做支撑。